【这里那里】台北落汤鸡

2020-06-13 作者 : 浏览量:648

我们还没离开小小书店,台北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,而且一下就是五天,名副其实的长命雨。隐匿笑说我每次来台北天气都会不太正常。回想一下还真的是这样,我几次去泰国海岛都下大雨,去到伦敦和柏林甚至提早大雪。我又想起大梦曾经写过自己是火鸡,去到哪里都是炎日高照,大梦和我都是属鸡,那我一定是水鸡了。不是水鸡,假牙笑说,是落汤鸡。连假牙都惊叹这场雨真的有够长气,但他会得欣赏夜里雨水滴滴答答打在屋顶上的音乐,他是诗人。

这次我来台北,不只带来了长命雨,还有入冬以来最强寒流。连台北友人都直喊好冷好冷,隐匿甚至失去求生意志,暖风机大开特开,家中四只肥猫大睡特睡。686向来很少生病,但也感冒了,病到今天都还没好。只有从伦敦回来的假牙说一点都不冷,雨势不大的话他绝不会打伞,施施然地走在路上,兴之所至还会唱几句台湾民歌。本来想走一走青田街和赤峰街,以及大稻埕一带,但这场长命雨长到我什幺都兴味索然。假牙邀我陪他去迪化街办年货,我想都没想一下就一口拒绝了。

下榻流民栈的那天晚上,我在附近的全家吃泡麵时咬破了上唇,一破不可收拾,过两天就嘴烂到连喝一口水都痛,结果有好多想吃的东西都没吃到,本来还计划写篇“吃在台北”什幺的,结果只好泡汤吞下肚子。但我有陪假牙去永康街的大隐酒食吃饭,迈克大力推荐大隐酒食的猪油饭,结果假牙有点失望。我是草食动物,所以没有资格置评,但我对他们的菜脯蛋也颇失望。不过有一味树子炒水莲,倒是让我味蕾惊艳。虽然嘴烂,可是嘴馋,我还是和店狗以及隐匿在双连圆仔店吃了美味的烧汤圆。念念不忘的,还有我和隐匿在伊通市场的素食摊吃的那顿晚饭,不太起眼的路边摊,名字就叫做“伊通素食”,但我们点的红烧麵、素燥麵、水饺和滷味都好好吃哦。

后来我还是有去赤峰街和青田街走走。走青田街那天雨势实在太大,感觉有点狼狈,以致我对这条老街的印象,除了湿还是湿。赤峰街我去了三趟。第一趟是跟隐匿一起去的,假牙没来,假牙去了鹿港拜访他的老师。第二趟我自己一个人打着伞慢慢地逛,一条一条横巷去走去看去拍照,走到街尾,一不小心就失手跌烂了手机。第三趟是我们在台北的最后一天,假牙有在,所以我们又去了一趟诗生活,一家专卖诗集的独立书店,假牙怎幺可以不去看一下呢,他是诗人。后来隐匿写信告诉我们,那天我们在捷运上和她告别,她突然觉得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到我们,不禁悲从中来。